尋找甘宇:震後17天的等待與救援

小青爱吃草2022-09-23  28

导读9月21日,震後第17天,也是甘宇失聯的第16天,這個瀘定縣灣東水電站的施工員終被找到。瀘定地震發生時,他另一名同事羅永堅守水電站處理險情,錯過瞭最佳逃生時機。

这几天💥️尋找甘宇:震後17天的等待與救援是网络热点资讯,网友都想了解尋找甘宇:震後17天的等待與救援的详细信息,爱美丽网小编收集整理了相关内容,为您解惑。

尋找甘宇:震後17天的等待與救援

9月21日,震後第17天,也是甘宇失聯的第16天,這個瀘定縣灣東水電站的施工員終被找到。瀘定地震發生時,他另一名同事羅永堅守水電站處理險情,錯過瞭最佳逃生時機。後來離開水電站避險途中,他與羅永分開,就此失聯,消失在瞭茫茫林海中。

發現甘宇的地點位於雅安市石棉縣躍進村猛虎崗,距離水電站4公裡——在山勢陡峭、平均海拔2000多米、風雨交加,又剛剛經歷地震的川西山區,就算對正常人來說,這也絕不是段輕松的路程。而此前,地震丟失眼鏡的高度近視者甘宇,一直被羅永用繩子“牽著”走。

救人村民倪太高與甘宇(右)👉。受訪者供圖

救人村民倪太高說,他在山上搜尋瞭兩天才找到甘宇。“我是早上9點多找到甘宇的,他靠喝山水、吃野果熬到現在。”倪太高介紹,他最近看到有救援人員在附近山上搜尋失聯人員,想著自己比較熟悉山形地勢,便於9月20日上山幫忙尋找,但當天沒有找到任何線索。

希望被消磨16天後,隻剩下奇跡。身在四川達州老傢的堂姑甘茜收到甘宇獲救的消息後,無法控制地哭瞭出來。自9月6日收到甘宇報平安的電話後,傢人就再也沒有收到他的消息,“我們牽腸掛肚瞭這麼久,也想瞭好多辦法,好在救援隊、甘宇和我們都沒有放棄。”

9月22日上午九點多,甘茜與身處成都華西醫院的甘宇父母通瞭電話,得知甘宇正在ICU接受治療。

據央視新聞消息,目前,甘宇正在華西醫院進行增強CT等相關檢查。待傷情進一步明確後將對其進行針對性治療、糾正內環境紊亂。據瞭解,甘宇生命體征平穩、意識清醒,但身體虛弱,需要休息。

💥️在密林被村民發現

9月20日,綿陽市石棉縣躍進村村民倪太高看到有救援人員在附近山上搜尋失聯人員,想著自己比較熟悉山形地勢,就上山幫忙尋找,但當天沒有找到任何線索。

次日早上6點,倪太高又出發瞭,剛爬瞭不到一個小時,他就聽到瞭呼救聲。判斷大概方向後,他一路喊著,又在崎嶇山路中徒步瞭兩個小時,最終在一片密林下看到一個衣服破舊的男子躺在地上。倪太高上前詢問,男子掙紮著站瞭起來。

“我叫甘宇,可以幫我給政府打電話嗎?”一見到倪太高,甘宇就哭瞭起來。倪太高連忙安慰,並拿出幾顆糖和兩盒純牛奶,讓他待在原地休息,然後打電話給當地政府求救。他看到,甘宇頭發凌亂,衣服都被劃破瞭,手腳均有擦傷,因為小腿受傷,不能長時間站立。

倪太高還給妻子打瞭電話,讓她帶幾件衣服和食物上山,又叫來幾位村民一起做瞭簡易擔架,讓甘宇躺在擔架上休息。現場視頻顯示,甘宇拿著牛奶的手一直在發抖。隨後,村民用擔架把甘宇抬到瞭空曠處,等待救援的直升機。

倪太高表示,甘宇被發現後,專業救援人員、醫護人員、救援直升機,還有甘宇的堂哥陸續趕到現場。

“他穿瞭一雙板鞋,基本上鞋底都爛瞭,身上還有一件厚厚的綠色雨衣,一件毛衣、一條牛仔褲也已經爛完瞭。”甘宇的堂哥甘立權告訴新京報記者。

據甘立權介紹,與羅永分開後,甘宇一直在等待救援。他曾把衣服脫下來,頂到一個竹竿上,用於向救援直升機呼救,但或許因為樹林茂密,路過的直升機又飛走瞭。在被困地等瞭三天,他一直靠著吃山上的野果撐著。後來,為瞭避免遇到餘震,甘宇決定往山頂走,同時那裡更容易讓救援人員發現,結果錯過瞭搜救人員。此後,又因下雨、道路塌方等因素,救援斷斷續續,直到被倪太高找到。

9月21日下午3點多,甘宇被抬上瞭救援直升機,送往瀘定縣人民醫院接受治療,後又被轉運至四川大學華西醫院接受治療。

“大傢都說我是英雄,但我覺得比起甘宇做的事,我做這點事不算什麼。”9月22日,倪太高發瞭微博,稱自己和其他人員已經安全撤離下山,感謝大傢的關心,他也希望甘宇能早日康復。

💥️地震前一周曾回傢為奶奶祝壽

9月21日上午,傢族群裡就發來瞭一張甘宇在獲救現場的圖片。甘茜又打瞭幾個電話,確認瞭甘宇獲救的信息,照片中的甘宇比震前瘦瞭不少,長出瞭胡茬,“覺得心疼又心酸,他才28歲,這17天在山裡經歷瞭什麼?全身是傷,看起來那麼狼狽。真的太不容易瞭!”

震前甘宇的照片。受訪者供圖

甘茜隻比甘宇大兩歲,兩傢同住在達州市大竹縣石河鎮的鄉村,“兩傢的房屋距離不到20米”,讀書時就關系親近。甘茜介紹,甘宇大學時就選擇瞭水利水電相關專業,“他一直都很敬業,從我們老傢到他工作的水電站,單程要8個小時左右。多的時候,他一年回傢四五次,少的時候,兩三次。”

甘茜上一次見到甘宇是在不久前的8月28日,當天是甘宇奶奶的七十大壽,甘宇提前請好瞭長假,為奶奶祝壽,也休息調整一段時間。甘茜與甘宇很久沒見,兩人聊起甘宇的感情狀態,甘茜記得,甘宇還拜托她介紹對象,當時自己還調侃甘宇長胖瞭,“你現在找個女朋友,肯定對你是真心的,終於不是沖著你的顏值來瞭。”

8月28日,甘宇為奶奶慶祝70大壽。受訪者供圖

但本打算多休息一段時間的甘宇沒能在達州老傢待太久,“公司那邊有事,確實沒有辦法,8月29日,他就啟程回水電站瞭”。

據當地媒體報道,9月5日,四川瀘定地震發生時,瀘定縣灣東水電站施工員甘宇和水工羅永放棄逃生,堅守水電站,避免瞭險情發生。

傢人最後一次接到甘宇的電話是在9月6日,那是在他第二天離開水電站逃生的路上。“他打電話過來給婆婆爺爺報平安,說自己還安全,受瞭點小傷。親眼看見兩個同事在自己面前遇難,救都救不過來。打著打著電話斷線,再之後,(傢人)👉幾百通電話過去,一次都沒有打通。”

💥️懂事的農村孩子

甘茜說,甘宇在四川達州的農村長大,母親在傢務農,有時接一些散活,父親在外打工,“保安、搬運什麼的都做過”。甘宇自小被爺爺奶奶帶大,“(甘宇失聯後,)👉兩個老人傢就什麼都吃不下瞭,我和他們傢就隔瞭20米,經常上去看看他們,有時一天就喝一點點湯,每天都在哭,等消息,瘦得很厲害。”

9月10日中秋節,一傢人圍坐在餐桌旁,都希望能在節日等來甘宇獲救的消息,氣氛凝重。甘茜說,“以往的中秋,我們都是在各自傢中吃團圓飯,之後我們會坐在壩上,喝喝茶談談心,在群裡發紅包。但這個中秋,不管誰,隻要一張口,眼淚就嘩嘩流。”

甘茜說,地震發生不久,他們就聯系瞭瀘州官方救援力量,“指揮部也一直在溝通協調,希望能把人找到”。傢屬們把甘宇的信息放在短視頻平臺上,有熱心網友看到求助信,會轉來社會救援組織的電話,傢屬們一個個打過去,“不想錯過任何一點希望”。

過去的16天裡,他們的心情在希望與絕望之間來回跳轉,“當時看到羅大哥獲救,我們對後續的救援是抱很大的希望,沒有想過山上條件那麼艱苦,他那麼難熬,最後會在山上獨自生存那麼多天。”另一次希望發生在9月18日,“那天天氣很好,救援隊要對那一片區域進行仔仔細細的全方位搜尋,但是後來下瞭雨,仍然沒有找到人,我們的心也涼涼的,不知道甘宇在大山裡,在那種情況下能怎麼辦。”

甘茜也在新聞報道裡得知瞭甘宇為水電站排險,錯過逃生機會的事跡。

“甘宇留在水電站,為瞭他人的安全錯過瞭最好的時間,我都不奇怪。”甘茜告訴新京報記者,在她眼中,甘宇一向可靠,“用現在的網絡用語來說,就是標準的‘別人傢的孩子’。”

甘茜說,甘宇從小就比較懂事體貼,他是傢裡的老大,下面還有一個十幾歲的弟弟,小時候就經常幫著帶弟弟。農村有很多活兒,不管是收稻還是收玉米,他都願意幫婆婆爺爺做,不像別的小孩子調皮搗蛋。“實話說,我們傢的條件不是很好,但甘宇通過自己的努力,成為瞭我們傢第一個大學生。”

甘茜告訴新京報記者,甘宇的父母守在華西醫院兒子的病房外,大堂哥也在前往成都的路上,“我們是一個大傢族,大傢都為甘宇的安全擔憂瞭半個月,現在知道他安全,我們都放下瞭心來,盼著他能早日康復早點回傢。”

據央視新聞消息,9月21日21時許,甘宇被轉運至四川大學華西醫院接受治療。華西醫院副院長吳泓率急診科、創傷醫學中心、ICU、胸外科等專傢對其進行多科會診。經初步診斷,甘宇全身多處軟組織挫傷,肋骨骨折,左下肢腓骨骨折,伴有嚴重感染。

甘宇在四川大學華西醫院接受治療。新京報我們視頻截圖

會診醫生表示,因病人17天有9天淋雨引發感染。抵達華西醫院前,甘宇曾在瀘定縣人民醫院接受初步救治,該院院長黃君華表示,發現甘宇的位置高,晚上很冷,山裡雜草叢生,人在裡面生存下來很難。目前,甘宇正在四川大學華西醫院檢查,待傷情明確後將進行針對性治療。

據瞭解,甘宇生命體征平穩、意識清醒,但身體虛弱,需要休息。

甘宇的婆婆爺爺在9月21日晚間終於吃下瞭一頓安心的晚飯,“提心吊膽瞭這麼久,得知孫子平安,他們終於能好好吃一頓飯瞭。”

新京報記者李冰潔吳采倩甄珺茹

以上就是《尋找甘宇:震後17天的等待與救援》⭐的知识内容,如果大家想要了解更多的详细内容,请阅读本站其他文章了解。

展开阅读全文
00